一码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 魅力武夷>
最是難忘,武夷山的味道
2018-12-28 10:05:26??來源:武夷山新聞網  責任編輯:王俊杰  

武夷山,遠在南國閩鄉,但于冥蒙之中卻和我這個北方女子有著一絲絲關聯。


“世事從來無據,人生自古難憑。茫如天水有云萍,聚散任他形影。每怪東陽瘦損,常嗤騎省多情。如今我也瘦棱棱,卻喜青青兩鬢。”從小,我即會背這首《西江月》,還知道詞的作者叫劉學箕,是一個喜歡游歷名山大川的宋代文人。之所以熟悉這首詞,是因為這里有我名字的出處——父母賜我的本名“云萍”即取自其中第三句。年少之時不尋究竟,后來方知曉那其中蘊含著動蕩年代一對為父母者最質樸的心愿:即使驟雨當頭,即使浪跡天涯,即使生活平淡,即使一生靜默,也希望他們最鐘愛的女兒能夠平平安安,聚散有時。


及至進了大學,學了點詩,讀了些史,也知道那劉學箕為福建崇安人士,家于武夷山下地寬館富,更是腹有經倫多文采,弄詞折肩辛稼軒。從那時起,心中則積蓄起探訪武夷山的念頭。然而一則山高路遠,二則事繁薪薄,20世紀70年代的條件絕不允許一個贏弱女子起個游歷的念頭說走就走。于是,武夷山對于我成了夢,夢境中也曾云游這座世界名川。


第一次踏上武夷山是在何時?具體年份已經模糊了。但記得是從北京乘飛機到福州,一夜留宿,第二天在四平八穩的綠皮火車上消磨了幾個小時,最后是一輛嶄新的中巴把我們送到武夷山下一個幽靜的庭院,天色已經昏暗了。那時候,我還是一家報社的年輕記者,沾了采訪外賓的光使得多年夢想成真;那時候,下榻之處是當地最講究的待客賓館,位于四面茶林的映掩之中;那時候,現在的武夷山市還沒有誕生,一座小小的縣城名崇安。


就是那一次,武夷的秀美山水讓我們驚艷。天賜武夷一身丹霞,水賦武夷遍地嬌柔,乘一葉竹筏沿著九曲溪水緩緩而行,那些空懸掛于峭壁之上的三千年吊棺令我們為之驚嘆。“That's amazing. How did they do it?”(太令人驚奇了,他們是怎么做到的?)來自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外賓連連發問,他可不是孤陋寡聞之輩,然而臉上的表情毫不掩飾地掛著詫愕。竹筏上,沒有人能回答他的問題,我們只知道那種古老的喪葬形式意味著夷州先民對高山的崇仰,是對大山的厚愛才讓他們創造出這種令后人迷惑的喪葬模式。


游于水,觀于山,嬌陽沐浴萬傾茶林,白云輕拂摩崖石刻,那種美,秀逸而幽趣,能讓人忘卻世上的一切喧囂從心底得到全面放松。山攀了,水行了,大紅袍母樹也觀賞了,天心寺里一泡茶,又讓我們領略到武夷山的另一種嫵媚。甘甜入口,茶香如桂,那是經億萬年武夷巖骨浸潤而成的正巖烏龍,過去是貢品,當今也是珍稀之物。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起,不可抑制地愛上了武夷巖茶,其情之濃濃至今未減。


而后,又曾來武夷山幾多回,公務纏身,行程匆匆,惟最后一次在腦海中打下深深烙印——那是2018年的初冬,此行受邀于武夷山市的“百名作家寫武夷”活動。


彈指揮間,這世界變得如此便捷,一列高鐵把我們從溯風凜冽的北京送到霧柔雨淡的武夷山。六個多小時,掠過1600公里蜿蜒路,這只相當于過去從福州到武夷山的綠皮車耗時,科技拉近了這座世界名川與南來北往游客的距離。


融入武夷,先深深吸吮一口久違的大山空氣,再默默冥想覓一撥腦海中大山的倩影,然而記憶已被眼前的景致打亂。


風沒變,雨沒變,但舊日崇安的印記消逝了;山沒變,水沒變,但武夷山的旅游環境大變了。沿一條寬闊平坦的公路疾駛,不多時就到了武夷山最負盛名的度假區。昔日公館村的留痕遠去,長街兩側比肩接踵的閩鄉建筑與古色古香的牌匾使人恍如踏進山坳古鎮,然則那寬敞的路、華麗的燈和一家家裝飾精雅的酒店樓廈又分明彰顯出現代旅游城的氣息。好愜意的一天,清早還在北京城喝著豆漿嚼著油條,傍黑卻已品嘗到武夷特有的熏鵝與米酒,還有餐后那一杯香氣沁脾的大紅袍。


似遠道而來探望久未謀面的老朋友,無論來過多少次武夷山,大紅袍母樹是不能不去看的,大王峰、玉女峰、天游峰是不能不瞻望的。于是,新的樂趣與新的感悟油然而生,武夷山就有讓你來一次愉悅一次豐富一次的魅力。


在天游峰下與抬滑桿的轎夫拉起家常,年過五旬的轎夫臉上滿是洋溢著對家鄉的驕傲和對自己職業收入的滿足。轎夫是本地人,熟悉武夷三十六峰,通往天游峰的崎嶇小路更是在他腳下不知丈量了多少次。這些年,武夷山的旅游結構大轉變,攜老帶幼的家庭組合比比皆是,對于那些腿腳不便或骨骼未成的老幼游客來說,滑桿就成了他們攀上天游峰的超級拐杖。


圖/左訓開


“今天跑了幾趟?”我好奇地發問,此時只是上午十點來鐘,而且石板路上還留有清晨細雨的濕漬。


“三趟嘍。”轎夫憨厚地回答,抬手在臉上擦了一把,那只粗大黝黑的手布滿辛勤勞作留下的印痕。


“哇,好辛苦!”這樣的五六公里山路平常人走一趟都不易,他卻一早上跑了三個來回,我不無佩服。


“哪里喲,他是三百塊進到了兜兜里。”旁邊一個顯然是年輕很多但身材胖碩的轎夫“揭穿”,語調中不無羨慕。


“靠山吃山嘛,除了力氣又沒得啥子技術。”老轎夫樸實地說。其實,在武夷山抬滑桿并不只是需要力氣,窄狹的山路上能把滑桿抬得平穩確實是一門技術。老轎夫在這條路上已經走了十多年,所以很多游客選擇了他而不是年輕的胖轎夫。


“再兩年等兒子都結婚就不干了,回家!”聽到我們“小心”的叮囑,老轎夫爽快地說,最后兩個字中滲透著希望也洋溢著幸福。這,何嘗不是武夷山人生活味道中的一種。


天晚了,雨又淅淅瀝瀝下起來,度假區的街上卻絲毫未呈現出寂靜。店挨店,燈連燈,哪個店里都是攢動的身影,茶舍與餐館坐滿客人,畢竟美食與品茗是武夷山的另一個特色。


疾雨,擋不住人們入夜去看“印象大紅袍”的熱情,燈光幻影在濛濛水簾中更顯幽美。于是,燈影水影交融之間,歷史的美麗傳說與真實的生活場景伴隨著現代科技撲面而來:那一隊腳下踏風的白馬,那一排燈火雀躍的樓閣,那一聲震蕩四野的喊山,那一地飄落遺香的茶青……華麗的燈影效果使得觀眾席中不時發出陣陣驚呼,坐在我身邊的伙伴更是無視雨點的沖撞舉起手機不停拍攝。“神奇呀,真是神奇!”她不住聲地贊嘆。看得出,伊已陶醉于其中。


那個夜晚,心情是極好的,踏著吱吱作響的雨覆青磚路面返回酒店的時候,一個大王與玉女的新版愛情故事已然悄然孕育,笑聲灑落在武夷溫潤的夜色之中。


即將離開武夷山了,但感覺還是沒有看夠武夷的山,嗅夠武夷的風,于是又一次早早走上街頭去欣賞武夷的晨曦。看,環山輕霧似炊煙裊裊,繞巖薄溪如彩練游移,冉冉升起的旭日揮灑出萬縷光芒,連一向巍峨的大王峰也在金色的籠罩下呈現出一絲嬌羞。泠風中,淡雅的茶香四方彌漫,似肉桂,似水仙,更似從武夷山川峭壁傳來的巖骨厚重——這,就是武夷山的味道。


于我而言,此生最是難忘的,當屬這武夷山的味道!(泠風)


[更多]武夷資訊
[更多]專題報道
[更多]一帶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
一码中特 天津时时漏洞 重庆时彩技巧稳赚 冠亚和大小怎么刷 二人麻将规则图解 11选5盈利追号工具 pk10走势图下载安装 新11选5技巧 稳赚 快速时时走势图 足球平台 快速时时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