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码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 魅力武夷>
《人物傳記》:走馬觀花話武夷 :山、茶、人(下)
2019-01-28 08:56:54??來源:武夷微發布  責任編輯:王俊杰  

香江茗苑,一個喝茶侃茶的好地方


巖,是武夷山的魂。


武夷山脈以巖著稱,武夷之茶因巖而得名。正是得益于這片特殊的山場,巖骨茶香成為上乘武夷


山茶的代名詞。


武夷山處處出茶,武夷山人喜歡喝茶,但武夷茶是相當講究的。正巖茶、半巖茶、州茶、正山小種紅茶;品種香、工藝香、山場香……無論是從生長環境、香氣來源及至制造工藝區分,武夷茶都有很多外來人聽不明白的特定術語。


在武夷山,人們講究的是喝正巖茶,喜歡的是山場香。


所謂山場,指的是土壤和微域小氣候,而武夷巖茶的山場是和 8000 萬年之前火山噴發造成的地理環境有關。風化的火山巖含有豐富的鐵質,隨著地殼運動和流水的沖刷而形成的紫紅色巖層,這就是正山巖土壤的基礎。在武夷山,產自紫色砂礫巖石上的茶才能被稱之為正巖茶,它們和產自紅色硅鋁質土的半巖茶與產自河流沖積黃土的州茶有著極大的質地差別,至于那些出了武夷山地界的茶,則被稱之為外山茶。


武夷山有九十九座巖,但九十九座巖并非都是紫色砂礫巖,按武夷人的說法,只有產自三坑兩澗山場的茶才是最好的武夷巖茶。“三坑兩澗”指是牛欄坑、慧苑坑、大坑口、流香澗、悟源澗,土層松厚且含量鉀,巖壁陡峭日照偏少,再加上谷底潺潺細水四季浸潤,這才是孕育出正巖好茶的最佳環境。


武夷山脈孕育出了巖,也孕育出了水;孕育出了獨具巖骨韻味的巖茶,也孕育出了象征 ChinaTea(中國茶)的中國紅茶——九曲溪下的桐木村就是如今遍及全球的紅茶發源地,正山小種紅茶就是世界上各品類紅茶的鼻祖。


紅茶是武夷人于不經意間發明的,它和大紅袍一樣也有著 400 多年的歷史。相傳明朝中后期的某個采茶季節,一支路過的軍隊扎營桐木關,這使得他們發現山中茶農未能及時處理已經采摘的茶青,以至茶葉過度發酵產生了紅變。為了減少損失,茶農即以灶堂旁的馬尾松干柴進行炭焙烘干,希望能多少賣出一點錢。未曾想,這種無心之作的茶湯紅味甘,銷售時受到不少茶客的喜愛,接下的訂單也逐年增多,從此整個桐木村都改為制作這種灌木茶葉,桐木紅茶也遠近聞名。后來,為了與其他地方生產的紅茶有別,只有生長在武夷山自然保護區核心的桐木關紅茶才能被稱為正山小種紅茶,這種茶也于17 世紀初傳到海外。“我覺得心兒變得那么富于同情,我一定要去求助于武夷的紅茶(BOHEA)……”17世紀英國著名詩人拜倫在他的著名長詩《唐璜》里深情地寫道——那時候,正山小種紅茶已經被英國皇室列為“皇茶”,并掀起風靡歐洲的“下午茶”,從此喝下午茶的習慣在歐洲流傳至今。


武夷的茶好,喝茶自然也要找個愜意的地方。在武夷山,茶舍、茶莊、茶室遍地開花,但最讓人醉心的品茗之地卻是香江茗苑。“觀景在武夷,品茗到香江”,此言不虛。


香江茗苑,其實對于武夷人也是個耳聞不久的名字,但短短幾年,它就在武夷山聲名鵲起。這是一個集種植、生產、銷售、科研和茶文化傳播與茶產業生態文化旅游為一體的省級重點龍頭企業,現在已被列入國家級 4A 景區。


香江茗苑是很有點底蘊的,它的前身是 1991 年更名的武夷山巖茶廠。就在這一年,有三個年輕人來到茶廠學藝,他們成了師兄弟。若干年后,師兄弟三人承包了茶廠并且組建起了香江茶業,一款商標為“曦瓜”的大紅袍品牌也就此誕生,“曦瓜三兄弟”的名號也越來越響。如今,三兄弟中的大哥陳榮茂坐著企業的第一把交椅,他是香江茶業的總經理;老二徐秋生是國家高級制茶技師,在香江企業中擔任首席制茶師;最小的劉安興則是香江企業首席評茶師,作為 2015 年評定的非遺傳承人,他享有國家高級制茶技師、國家高級審評師和特級制茶工藝師等稱號。香江茶業坐擁 3000 多畝茶園,相當部分位于以三坑兩澗為中心的正巖茶核心產區,其中就有包括位于武夷山核心景區內的內鬼洞,那里是武夷山茶樹最原始、品種最齊全的茶樹品種基因庫之一。所以,香江茶業的名樅繁多,在這里也可以尋覓到許多大紅袍的珍品。


在香江茗苑,喝茶是件賞心悅目的樂事,無論有多大壓力多少憂愁,一踏進這座處處彰顯著江南風情的碩大庭院,心即刻就會得到放松。170 畝土地,6 萬余平方米極具當地特色的建筑,名貴茶樹、亭臺樓閣、曲徑花廊、飛瀑清泉,哪一處都精致得令人目不睱接。香江茗苑也是一個能夠讓人增長茶知識的地方,從亦神亦真的歷史到飽含文采的茶名,從傳統的手工制茶坊到全自動的加工流水線,武夷巖茶古往今來的縮影在這座庭院中得到全面呈現。


坐在雅致舒適的茶室里,一邊品味著上乘大紅袍的香韻一邊聽著地道的武夷山人侃茶論史是難得的享受,茶湯、茶香與茶史,一起緩緩融入心田中,帶著回味也帶著思考。于是,在一位靚麗姑娘的嫻熟茶藝襯托下,武夷茶史的大幕在眼前不急不緩地拉開。


武夷自古出茶,但是為什么以大紅袍為代表的武夷烏龍巖茶卻只有 400 多年的歷史呢?在香江茗苑我得到了答案。的確,武夷出產的茶在西漢時就享有盛名,在唐代即有了文字記載,到了飲茶風氣盛行的宋代,武夷茶則成為北苑幾十種貢茶中的一分子。元代蒙古族當政,品茶成為居間要事,此期武夷茶脫穎而出,成為由皇室選定的貢茶,從此一直延傳到明代。然而,那時的武夷茶還沒有那么多的細分與名樅,它們只被民間稱為菜茶;何況,古代人喝茶時喜摻入各色花瓣,茶的本色反倒被淹沒了。時至明代,太祖朱元璋喝了一泡無花素茶,方知道茶之本色香氣無花可比,故而下詔不得在貢茶中添加它物,從此武夷茶展露出罕有的巖骨茶香。至明末清初,經過幾代人不斷摸索不斷創新制茶工藝之后,烏龍茶問世了,武夷巖茶重生了,品種繁多的大紅袍也漸漸形成系列,直至今日。


茶飲了,故事聽了,樓下茗戰廳的鑼鼓響起來了,在一只高達 10 米的茶灶大壺旁,十來個身著宋朝服裝的小伙迂回穿梭,一場新的品茗盛宴——斗茶開始了……


武夷巖茶,遠不只是喝喝那樣簡單。


忘不了的生養地,剪不斷的武夷情


雨,是武夷山的源。


當年,正是雨水的沖刷配合了地殼運動,才形成了武夷山脈漂亮的丹霞地貌。沒有雨水的潤澤,武夷的山不會那么清澈,武夷的茶也不會那么甘柔。


武夷山是福建省降水量最多的地區,年相對濕度高達 85%,其無疑為這座山脈的植被創造了最不可或缺的條件。千百年來,大自然的雨水帶給武夷數不清的益處,人生的驟雨也歷練了一代代武夷人,而武夷人對家鄉的熱愛與思念更是如四季不斷的雨水潺潺難盡。


當茶成為武夷的支柱產業之后,圍繞著茶在武夷衍生了一系列與之相關的文化與技術,包裝就是兼具二者之內容的重要產業之一。如果把武夷巖茶比喻成靚麗的女子,包裝就是為這些女子量身訂做的霓衫,它的存在使武夷茶變得更加精雅、文化與便捷,使得武夷茶能夠完整且不失味道地漂洋過海漫游世界。


在一年一度的武夷山茶博會中,包裝也是最為養眼的一個展廳,各式簡便易學的小巧機器,各樣色彩斑斕的精美包裝,一剎間,讓那些原本素身的古樸茶葉變得氣質不凡。在武夷山崇陽溪畔的望角商業圈,聚集了武夷山包裝企業中的精粹,一塊塊突顯“包裝”兩字的牌匾比肩接踵,“五星竹木包裝有限公司”即在其中。


五星竹木包裝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叫傅立輝,從相貌看,他還是一個青澀憨厚的小伙子。然而,人不可貌相,這個未及不惑之年的年輕人現在不僅擁有一家年產值 1500 萬的竹木包裝企業,而且還是南平市海峽茶業交流協會青年聯合會的副會長。


傅立輝是從大山里走出來的青年企業家,他出生在武夷山市最偏遠的深山區嵐谷鄉樟村,許多年來那里都是一個有竹無路的地方,步行和挑擔是祖祖輩輩樟村人的生活方式。“窮呀!”提到自己的村子自己的家,傅立輝只將其概括為兩個字。因為窮,他接受完九年義務教育后就踏著那條被幾代人踩實了的土路走出村子——那一年恰好是香港回歸祖國,這個 17 歲的少年一心想到大城市去看看。


深圳,這座包容的大城市讓傅立輝眼前一亮,他靠吃苦、靠聰明在這座競爭激烈的城市擠出一個屬于自己的位置。打工、擺地攤、賣根雕、賣茶葉……從積累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開始,傅立輝在深圳得心應手,很快就給自己掙出一個“老板”的頭銜。


錢有了,但傅立輝的心卻不寧靜了,他忘不了生養了自己的那一片故土,睡夢中總是惦記著家鄉的秀水青山和從小就聞慣了的茶香。終于,在 2003年的一天,傅立輝告別深圳重新開始用雙腳丈量家鄉的土地,看到滿山遍野的茶樹,他為自己選定了一個新創業路徑。傅立輝開了包裝公司,創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立輝包裝”。和大多數包裝企業不一樣,傅立輝做的是竹木包裝盒,這就相當是為武夷茶制做的“外衣”,古樸和本色是他對自己包裝品牌的定位。


細雨中,走進傅立輝位于望角的茶舍,一進門就能看到高及屋頂的架子上一排排印著紅色名稱的純木茶盒,整整 99 只。“這是特意為武夷山的 99座巖定制的,里面的每一種茶都不同。”不善言談的傅立輝憨笑著介紹,話不多,但他對自己家鄉的那份濃烈之情卻溢于言表。


對家鄉的情不僅僅襯托在茶盒中,當了老板掙到錢的傅立輝悄悄地為家鄉人做了許多好事。他把企業每年的利潤拿出來 10% 用于公益事業,為老家樟村修了路,還精準扶貧小村子里的 12 位五保戶。每年春節,拉著一車年貨的傅立輝給 12 位老人一個個拜年,對于他來說,這些五保戶就像家人,哪個生活上都不能受到一點委屈。因為自己讀書不多,傅立輝對讀不起書的家鄉孩子備感痛惜。這幾年,他和青年聯合會的伙伴們組織起了為“春蕾助學”捐款的義賣,每年有 40 多家青年企業出茶出物,傅立輝資助的是義賣茶品的統一包裝。3 年來,有 67名貧困家庭的女孩子受到他們資助,因為“春蕾助學義賣”她們都圓了自己的大學夢。斗茶,是武夷山茶人的傳統,傅立輝也是民間斗茶賽的贊助人。每年為期三天的天心村斗茶吸引著全國各地的茶農茶商,看到那一張張圍繞滿茶客的桌子,聞著那一縷縷味道迥異的茶香,傅立輝站在一邊默默地笑了。他,還是那么不愛張揚。


在武夷山,像傅立輝那樣出錢出力默默為家鄉辦事的大有人在,被大家親切地稱為“鄉賢”的張德崇亦是之一。


和本文中的所有主人公一樣,張德崇也是土生土長的武夷山人,從小在茶場聞著武夷山的茶香長大,大王峰巔、崇溪河畔那些自小就無比熟悉的自然風光讓他從骨子里浸透了對家鄉的驕傲。張德崇現在定居上海,是一位部隊師級領導干部。


1978 年,張德崇穿上戎裝離開家鄉,這一走就是 40 年。然而,距離沒有隔開張德崇對武夷山的那份眷戀,40 年來,只要有時間他就回到武夷山;只要有能力,他就要為武夷山做點事情。人吃五谷得百病,武夷山的鄉親們到上海看病,只要找到張德崇,他都會不惜余力地幫忙薦醫生找住處。為了讓家鄉父老享受更好的醫療,他費盡心力組織起閩籍專家團來到武夷山義診,甚至還熱情介紹了幾位上海軍地的資深醫生到武夷山落戶。


孩子,是武夷山的希望,也是張德崇關注的重點。回到家鄉,他經常來到中小學做國防報告,還在自己的母校武夷山一中開設了有關人生的系列主題講座;他提出“致敬雷鋒,善行中國”的口號,定期走進革命老區參與精準扶貧,在武夷山的鄉村小學也留下了串串足痕。一年前,武夷山市開展“五個一百”活動,喜歡文字更喜歡贊美家鄉的張德崇又坐不住了,他不但自己洋洋灑灑寫下美文,還先后邀請了來自全國的三批十余名女作家來武夷山采風,推出了一批頗有影響的好作品。


其實,沒有人要求張德崇做這些事情,但他就是愿意讓自己融入武夷山的山山水水和每一次重大活動,他就是因為有說不完訴不盡的武夷山情結,為此,他既傾情、傾力又傾囊,但心里卻是因之給家鄉帶來的點滴貢獻而無比甜蜜。“若有來世,我還要出生在這美麗的山水之間,而在今生,我必將會把余生的熱情都奉獻給這里的山,這里的水,這里的人。”張德崇如是說。


武夷山景美,武夷人情濃!


名川在呼喚:歡迎你到武夷來


風,是武夷山的客。


武夷山的風是屬于亞熱帶季風,所以這里四季氣溫均衡,年平均氣溫保持在 13 度——這是一個最適宜動植物生長的氣候類型,也因此給武夷山帶來了與茶比肩的另一個支柱產業——旅游。


溫潤的氣候,使武夷山成為地球上同緯度地區物種最豐富的生態系統,這里擁有 3728 種植物和近5000 種野生動物,幾乎囊括了中國亞熱帶的所有原生性常綠闊葉林和巖生性植被群落。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國家水利風景區、國家生態旅游示范區……武夷山毫無爭議地成為世界著名的生物圈保護區之一。獨特且優越的自然環境,吸引了歷代文人雅士匯聚武夷山,他們或游悅于山水之間、或隱居在九曲溪旁,武夷山的 450 多方巖壁上也留下諸多不朽的摩崖石刻。


紫巖青溪,人文古跡,多少年來,武夷山的風不止;風不止,則武夷山的客不止。風,輕拂著武夷山的片片茶林,也為武夷山引來了一批又一批的中外游客。“武夷山上有仙靈,山下寒流曲曲清,欲識個中奇絕處,棹歌閑聽兩三聲……”吟詠南宋文學大家朱熹這首七排詩的四方口音在飛越九曲溪的竹筏上此起彼伏,架壑船棺,“虹橋板”、漢代閩越王城遺址也成為游客們必去領略的觀光景點。


為了更好地接待來自五湖四海的游客,熱情的武夷山人下足了功夫。昔日的公館村如今成為綿延十里的度假區,多次受到火焚與兵燹侵害的武夷宮主殿在舊址上又重新屹立,酒店、茶舍、風情民宿與土家餐館琳瑯滿目……今天的武夷山,褪去滄桑變得更為誘人;今天的武夷山人,正以博大的胸襟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一起分享大自然賜予他們的綺麗美景和先人留下的文化遺產。


宋街,一條以文化巨匠朱熹生活的那個朝代所命名的旅游商業網點,坐落在武夷宮景區的附近。三百多米長的蜿蜒小街兩旁,布滿一座座帶有宋代江南特色卻又各不相同的小巧建筑,花墻、云墻、漏窗、水面等中式造型與武夷山的風光融為一體,一幅伸手可觸的天然圖畫油然而成。宋街的商鋪以彰顯武夷山特色的藝術品和餐飲店為主,一家一店經營的內容皆不相同。漫步宋街,是一種集掠取風光、賞析文化與愜意消費為一體的樂趣享受,走進哪一家店鋪都會讓你體會到跨越時光飄來的那一縷歷史氣息,領略到或熟悉或陌生的文化韻味。


走著,看著,聊著……想找個地方歇歇腳,無意間發現一家掛著“英倫時光”招牌的咖啡店,門口一個醒目的柜臺里擺滿香煙。咖啡的歷史很悠久,但引入中國卻是清朝末期的事情;咖啡又是一種以味道取勝的研磨飲品,香煙的介入無疑會擾亂它的香氣。然而,咖啡與宋朝,咖啡與香煙,這些無論怎么也搭不到一起的詞匯,在宋街卻堂而皇之地交融在一起,這大概就是武夷山旅游文化的包容性。


雖然咖啡算不得上乘,但“英倫時光”的地點卻是絕好的。“很多外國游客都說,我消費不是因為你的咖啡,而是為了喝咖啡的地點。”“英倫時光”的老板不無驕傲地說“確實”,濃密的樹蔭下,抬眼是一片郁郁蔥蔥的綠和五彩繽紛的花,透過幾叢毛竹的間隙,九曲溪若即若離地從腳下流過,清澈的溪水與藍天白云交相輝映,一只只躍動的竹筏又給這悅人的寧靜帶來了靈動。在這樣的環境中,棲身于舒適的大靠背椅里,手中捧上一杯熱乎乎的咖啡,無論是摯友交流,還是冥思憶舊,都是極好的!


咖啡店的主人叫邱華文,是一個極善言談的中年男人。他是九曲溪上游的星村人,原本是地道的農民。但邱華文離開農業已經很久了,他從做布料起家,也做過服裝和茶葉的生意。那些年,他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他自己也從一個農民成長為武夷山市的政協委員。宋街的誕生在頭腦活絡的邱華文眼前打開了一扇新窗,他義無反顧地放棄以往熟悉的服裝和茶葉,成為了宋街僅有的一家民宿老板,咖啡店只是他民宿生意的附加部分。


邱華文一直說他趕上了好時代,借助網絡的契機,他民宿里的 8 間房幾乎日日客滿,在旅游旺季更是要提前許多天預訂。讓邱華文引以豪的是,住過的客人對這里的印象都極佳,千余名客人的留言中無不夸贊景色優美、交通方便、服務周到的,這讓他在網絡評價中賺足了口碑。時不時,邱華文喜歡把客人的留言簿搬出來賞讀,雖然那里的許多外國文字他讀不懂,但從字母之間,他卻看到了客人們對自己熱情的回饋,這足以讓他感到欣慰。


說實話,武夷山的民宿太多了,即便走進一條極不起眼的小巷子,也能發現里面有個別有洞天的素雅民宿,“鑫開客棧”就是這樣一家。一幢外貌并不起眼的三層小樓,一半主家居住,一半設為民宿,半畝院子一間茶室,是這個普通武夷民宿的全部。鵝卵石鋪成的甬道,粗木梁搭起的天棚,一張青里透白的大石桌,上面擺著武夷人永遠離不開的飲茶品皿,一進院子,就令人對這充滿田園風情的小小民宿極具好感。月光、星光與燈光全都不甘示弱地灑在院子里,兩輛漂亮的轎車身上泛起照得見人的亮色,幽靜中一地樹影婆娑,好一幅詩意景色。


民宿的男主人姓張,他自嘲只是保安兼職花匠,而迎來送往與報價結賬都是女主人的事。但男主人顯然把“花匠”一職干得極為盡責,這從院子里那些生機勃勃的花草魚蟲就能感受出來。或大的茶樹,或小的多肉,幾十種不同品類的植物和平相處在這座小小的庭院里,在清晨陽光的遮掩下,散出清香氣息的米蘭與結滿靚麗花蕾的茶樹無聲斗艷。


身材苗條的女主人是這個院子起得最早的人,俏麗的臉龐和一絲不茍的妝容讓人很難相信她已是一位年過五旬的奶奶。這是一個四代同堂的家庭,97 歲的公公與 2 個月的小孫子同是家里的寶。女主人利索能干,民宿里沒雇一個幫工,所有清掃、洗涮的雜活全是她一個人干,除此之外,她還要給一家人做飯、照顧小孫子,偶爾客人要求早餐,她也會爽快答應后早早備好。


等女主人備好早餐,這個家里的老壽星才邁著不慌不忙的步子來到堂屋。97 歲的老人十分健碩,一身正裝制服板板整整,就連腳下的皮鞋也擦得油光锃亮——僅從這一點,便能看出這個普通人家生活的精致。早餐后,老人先去巡視一遍院里的花,再去坐在茶室篤定地喝上一泡大紅袍,然后逗弄一會兒剛睡醒的重孫子,快樂的一天就這樣開始,日復一日。


和邱華文不一樣,“鑫開客棧”不依賴互聯網,靠的完全是鄉鄰介紹和客人的口口相傳,就是這樣,同樣只有 8 間客房的小小客棧全年爆滿,若不預約根本住不進來。客棧是這一家人的經濟支柱,客棧也是這一家人與外界溝通的重要窗口,年復一年,日子在恬淡中度過,他們收獲的是滿滿幸福。


千年山水未曾變,人間卻已譜新篇。在武夷山,這樣的小康人家遍及城鄉。(泠風)


雨停了,太陽露出慈祥的笑臉,披著一身武夷的晨霜離開這座美麗的城市,路上不經意看到一條橫幅:歡迎你到武夷來!


歡迎你到武夷來,這是所有武夷人的心聲;這,也是武夷山的呼喚!

相關閱讀
    [更多]武夷資訊
    [更多]專題報道
    [更多]一帶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
    一码中特 金库娱乐游戏平台 明牌抢庄斗牛技巧最新 11选5前组三技巧 稳赚 江西11选5计划软件组选复式 新疆时时开奖纪录 759棋牌娱乐 外围投注高手 北京pk10如何赚反水 时时彩赛车pk10的计划 365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