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码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 魅力武夷>
《人物傳記》:走馬觀花話武夷 :山、茶、人(上)
2019-01-28 08:56:54??來源:武夷山新聞網  責任編輯:王俊杰  

立冬時節,北方的田野已是一片凋零;冰封大地,寒雪飄朔風吼的消息時不時充溢著新聞頻道。然而,在贛閩相交的武夷山脈卻依舊是山青水動,驕陽下,丹霞地貌的植物多姿多彩,隨海拔遞增的不同植被帶顏色斑斕。


武夷山,中國最著名的山川之一,享有世界自然與文化雙重遺產和世界生物圈保護區的盛名,其中山脈北段的東南麓還是國家級重點風景名勝區,而處于這座名山之中的武夷山崖墓群亦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武夷山脈的總面積約一千平方公里,風景延及江西與福建兩省的多個市縣,其中最為精致之處當數位于福建省西北部的武夷山市——天游峰、九曲溪、水簾洞、大紅袍景區……哪一個都有著悠久的歷史和動人的故事。事實上,也正是這些景觀、物種、歷史、故事以及武夷山人的熱情,吸引著絡繹不絕的游人年復一年地從世界各地奔向武夷山。


從北國出發,一到武夷山心就被那清雅幽敻的景色撩動。細雨過后,天色灰青,郁郁蔥蔥的山峰被一條條深淺不一的霧氣環繞,朦朦朧朧,恍若仙境;拂面的清風帶著一股淡淡的茶香,似蘭似桂,沁人心脾。


武夷山,一座活力四射的年輕城市


山,是這座城市的根。


就是這座山,向大自然托舉出豐富的動植物品種,也為人類提供了適宜的聚居家園。沒有武夷這座巍峨的山脈,就不會有今天武夷山市的誕生。


武夷山市是座年輕的城市,1989 年的夏季之前她還是一個古老的縣城——那時候,她的名字叫崇安。


崇安縣城很小,當地人戲言一支煙沒抽完就已經從這頭走到那頭;崇安的名字又很老,至少在后唐時代這個地域名稱就出現在史籍中。公元 994 年,宋代朝廷將崇安場改為崇安縣,從此這個地名在閩北地區延續了近千年,直到 1989 年的一個炎炎夏日,隨著武夷山市的誕生,“崇安縣”才成為漸漸遠去的歷史。


日月穿梭,新興的武夷山市已從舊日崇安的影像中脫胎出來。路更寬、更長了,低矮的平房一躍升為挺拔的樓宇,雜亂的陋巷變身成為工業園區,一條平坦的武夷大道把城市中心與核心景區連在一起,各類農、副、加工與旅游產業使得眾多昔日窮困的農民成為如今擁有自己產業的老板。


武夷山變了,變得更加秀美,變得更加健碩,變得令人振奮。


青山綠水,是大自然賦予武夷山市的優越條件;萬畝茶林,是武夷山市綠色產業中最為矚目的項目。自從 12 年前辦起了海峽兩岸茶博會,這座年輕的城市就凸顯出更加令人欣喜的活力。每年 11 月,數以萬計來自全國各地的茶人、茶商匯集于武夷山,一場獨特的茶經濟與茶文化的雙重大幕就此拉開。茶博會給武夷山市帶來了朋友,帶來了笑語,更帶來了讓武夷山人掩飾不住欣喜的經濟效益。就說 2018年的第十二屆茶博會吧,一系列異彩紛呈的活動使得武夷山及其上級單位南平市共簽約合同項目 27項,總投資超過 90 億元人民幣。


武夷山人以茶為驕傲,武夷山人也把茶和茶文化帶到了 CCTV 的“魅力中國城”。“我叫林旭陽,是武夷山的看山人”,帷幕拉起,一個文質彬彬的中年男子朗聲而至——他的真實身份,是武夷山市市委書記。“看山人”,一個多么貼切的謙稱,而武夷山市的這一代“看山人”幾乎都是伴隨這座年輕城市一起成長起來的開拓者,改革開放的時代造就了他們事業上的活力。


武夷山市市委書記林旭陽(前排左一)、市人大副主任羅建斌(前排左二)及副市長彭秀蓮(前排右一)在 CCTV 魅力中國城競演現場(衷柏夷攝)


于是,在“看山人”的帶領下,武夷山的茶農們把他們最拿手的采茶、曬青、搖青、炒青等一系列制茶場景搬上了央視大舞臺,隨之而來的,是贊嘆與掌聲。“魅力中國城”是央視綜藝頻道打造的一臺以弘揚地方特色文化為支點的系列節目,2018年吸引了全國 30 多個城市走上舞臺,在最終的排名榜上,年輕的武夷山市取得了總成績第四、縣級市第一的好成績,這讓主抓這項工作的副市長彭秀蓮每每談及就驕傲不已。


溫潤的月夜,泡上一杯大紅袍,品茗時聽著一位“看山人”講述現代武夷山是件很愜意的事情。月色和茶為白日里人聲鼎沸的武夷山帶來了靜謐,在娓娓講述中主人與遠客都與這座閩北小城貼得更近。


從一個舊日縣城到一個新興旅游城市,武夷山經歷了一個很大的轉折。武夷山自古就是名川,歷代文人墨客在此留下了不少詩文書畫,其溪水繞川流的秀美景色更是吸引著南國北疆的城鄉旅人。進入 21 世紀,如何引導四方來客從觀光游轉向度假游,從僅在景區游轉向在武夷山市全域游,從茶旅結合游轉向全面的文旅結合游,這對年輕的武夷山市是一個大課題。面對現實,武夷的“看山人”必須打開思路。


“把文化做起來”,來自南平市的上級領導提出了要求,因為只有新穎的文化形式才能使武夷山更加沸騰。


動起來,武夷山的“看山人”們的腦子動起來了;武夷山的各個部門動起來了;武夷山人動起來了;武夷山的山水草木也隨之動起來了。萬里茶道解讀茶俗、茶禮、茶文化;朱子(朱熹)文化解讀“禮”,敬師禮、成人禮、婚禮、祭禮;“五個一百”, 即百位作家寫武夷,百位畫家畫武夷,百位攝影家攝武夷,百位書法家書武夷,百位歌手唱武夷。武夷山從不同角度被更多的世人所關注。民間活動展示武夷,文化 + 旅游宣傳武夷,體育 + 旅游拉動武夷,挖掘“紅色文化”渲染武夷……短短數年,武夷山的旅游結構化繭為蝶,重新沸騰的程度超過預想——這從武夷山隨處可見的民宿、餐飲、茶舍就可以看出變化的端倪。如今,武夷山的萬里茶道正在申請國家級非遺;朱子文化系列宣傳到了歐洲,并且成為省級非遺;“五個一百”活動自 2017 年開始,寫武夷、畫武夷均已成書,專門為武夷譜寫的歌曲也唱到了央視大舞臺。當北方已是寒氣襲人之時,風光迷人的武夷山卻是茶博會、橋牌賽、國際象棋賽、老人嘉年華、國際馬拉松活動一個接著一個,沸騰的武夷山沒有冬天!


夜深了,星光為小城披上一襲紗衫,大王峰的影子與灑滿街面的五色霓虹燈影交疊,這即是今天的武夷山,一個既不缺少大自然秀色也不缺少現代城市活力的年輕城市。


武夷巖茶與大紅袍的傳承者


茶,是武夷山的神。


沒有茶的武夷山,就不是一座完整的武夷山。


提到武夷山,就會必然聯想到武夷巖茶。來到武夷山,不管會不會喝茶的人都要去茶舍坐一坐,品一泡真正的武夷巖茶。


中國茶分為紅、綠、白、黃、黑和烏龍六類。六類中,有五類是以色區分,惟烏龍則是以色與形共論,這足以證明烏龍茶的講究。武夷巖茶屬烏龍茶,喻其色澤發烏形態似龍。武夷巖茶品種繁多,其中最負盛名者當屬大紅袍,它是武夷山一張亮麗的名片,更是世世代代武夷人的驕傲。


在武夷山天心九龍窠,有六株由日精月華締造的古老茶樹,它們距今已有 400 多年的歷史。從明至清,有關一個貧苦書生喝了武夷茶后大病痊愈進京赴考金榜題名的傳說在武夷家喻戶曉,而相傳被書生紅袍披掛的那幾棵古老茶樹就在一塊懸崖峭壁上。天心九龍窠是一片矗立的巖壁,懸崖邊有一片肥沃的土地,那是由多年腐爛的植物浸淫而成。這里日照不長,溫度適宜,涓涓細泉四季滋潤,給予了這幾株茶樹天賦不凡的生長環境。在這樣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下,一種帶有獨特巖韻與馥郁香氣的名茶樹種問世了。它,就是武夷山大紅袍的母樹,也是武夷巖茶的始祖。如今,“大紅袍”三個字已經成為武夷巖茶的代表,幾株古老母樹的子子孫孫蔓延武夷,武夷山的大紅袍也成了招牌,出現了數以百計的動聽名字和百花齊放的香韻風格。


武夷山出茶,武夷人喜茶,武夷山市 22 萬人口中也有一半以上所從事的行業與茶有關;茶是這座南國小城的重要經濟支柱,武夷人視其為財神。


武夷山的茶之所以有名,和這里人世世代代流傳下來的傳統制作技藝有重要關系。萎凋、做青、炒青、揉捻、烘焙……  武夷大紅袍的 12 道制作工藝環環相扣,每一道工序都對茶的品質有著重要的影響。“武夷焙法,實甲天下”,清代抗英禁煙派官員、楹聯學開山之祖梁章鉅在品賞大紅袍之后發出如此贊嘆;而在整個制作工藝中,“看天做青,看青做青”、“走水返陽”和“以火調味”等諸多手法都堪稱驚世絕技。正因為制作工序繁復、制作技藝精湛,武夷巖茶大紅袍制作技藝在 2006 年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也因此出現了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武夷巖茶 ( 大紅袍 ) 制作工藝傳承人。在武夷山,能夠制茶、做茶、焙茶的人比比皆是,但是能被列為大師之屬的則寥寥無幾,能被稱之為武夷山名片的制茶人更是只有首批 12 位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武夷巖茶制作工藝傳承人,王順明即是他們中間的一員。和陳孝文、吳宗燕、黃圣亮、蘇炳溪這些從茶葉世家中走出來的傳承人不同,資料上介紹王順明是“長期從事以大紅袍為代表的武夷巖茶管理和制作工作”。在計劃經濟年代,他先后出任過綜合農場場長、武夷巖茶場黨委書記、巖茶總公司總經理,他中專學歷,職稱是品茶師。然而王順明的名字對于中國的電視觀眾并不陌生,在見到他之前,我已從包括央視的各個電視臺鋪天蓋地的某廣告中知曉了這個極為易記的名字。“好聽嗎?好聽就是好茶”,一句用斬釘截鐵的口吻道出的廣告詞,加上在耳邊嘩嘩作響搖動茶罐的動作,構成了王順明在廣告中的終極特寫。那一瞬,他留下的印象是嚴厲且自負。


見到王順明,才知道他的性格與電視廣告中迥然不同。身材瘦削,頭發花白,一身合身的藏青色中式制服,上面掛著同色系的龍形繡花,手里提著一個裝滿茶葉盒的布袋子,行動不慌不忙,說話調低語慢,這才是真實的王順明。


“我的工齡、黨齡、煙齡一樣長。”王順明不無幽默地介紹著自己,說話間拎起一壺沸水嫻熟地泡著他親手焙制的大紅袍。濃濃的茶香滲透在空氣之中,一杯茶讓他和眼前的客人拉近了距離。


王順明的老家在福建東北部的古田,他則是1974 年中專畢業后被分配到當時南平市的國有企業崇安茶廠。由于在學校就是學生干部,王順明到茶場后很快就成為分場的指導員(當時還是按部隊稱呼),他的堅毅性格和組織才能在茶場的艱苦工作中顯露出來,第二年他擔任了茶場的黨支部書記。從此,王順明在茶場的管理崗位上一干就是 20 多年,這期間他擔任過崇安縣綜合農場場長、黨委書記,武夷山市茶廠黨委書記,武夷山市巖茶總公司總經理,還兼任武夷山市科學研究所所長……萬變不離其宗,他從來沒有離開過茶和茶場(廠)。


“我是武夷山市巖茶總公司的第一任總經理,也是最后一任總經理。”又換上一泡大紅袍新茶,王順明笑著聊起往事。后來呢?后來武夷山市巖茶總公司轉制了,王順明成為琪明茶葉科學研究所的創始人,他以茶為基地在旗山工業園區創建了屬于自己的企業。被選為非遺傳承人后,王順明的頭銜更多了,理事、會長、名譽所長、特邀高級審評師……但在骨子里,他只認為自己是個做茶人。


“44 年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大紅袍。”指著櫥柜里包裝不同的大紅袍樣品和一列獎牌,王順明頗為自豪地說——這幾十年,他為大紅袍做過的事情太多。“茶都是茶,只是駕馭的人不同,才會出現不同的味道。這就如煮菜,同樣的菜,同樣的煮法,煮的人不同味道也是不同的。”對于大紅袍的眾多品名,王順明通俗地解釋。王順明話茶,不喜歡談茶文化,他認為茶就是茶,是植物,是商品,茶和文化是兩股道上跑的車。王順明聊茶,熱衷的是茶葉的形態和工藝,興起,他也會把一大本自己繪制的茶葉圖展示給客人。“那是我們的無菌車間,這是特級大紅袍茶的最后一道復檢”,王順明指著甬道一側的大玻璃窗細聲介紹。玻璃窗后,幾個穿著一襲白色防塵服的女工正在嫻熟操作,指尖游動,一捧茶葉在她們面前堆成小山。琪明企業的廠房頗大,與眾不同的是,廠房甬道中間立著一個大講臺,透過高大的玻璃窗能清晰看到車間的生產,那是他為來自全國各地大學的茶專業學子授課的地方。


冬日的到來絲毫沒有影響到武夷山茶樹的風采,在既是家也是研究所的寬敞院子里,王順明給我們介紹著那些郁郁蔥蔥的不同茶樹,指著到幾株枝繁葉茂的半喬木老樅,他不無驕傲地說這些都是 1953年茶場種下的。時光荏苒,這些幾乎和王順明同齡的茶樹依舊年年吐芽,青春不衰。


低調做人,高品質生活,這是王順明常說的一句話——低調是他的為人準則,高品質是他的生活現狀。(泠風)

相關閱讀
    [更多]武夷資訊
    [更多]專題報道
    [更多]一帶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
    一码中特 北京pk赛车专家杀一码 易购彩票 百人牛牛游戏软件 竞彩足球彩票 中国足球在线直播 捕鱼游戏赢钱的 国际aa动漫店 星空娱乐注册登录 大神娱乐最新版下载 双色球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