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码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 人文武夷>
《2018中國年度隨筆》:神茶清水武夷山(下)
2019-02-01 08:44:13??來源:武夷微發布  責任編輯:王俊杰  

桐木關


武夷山多水多云多霧,難得見晴。蒸汽似乎時時刻刻都在從林帶、峽谷里升起,山上仙氣繚繞,不知道里面隱居了多少大神大仙。


出車的師傅說,市區好久沒有下雨了。一夜急雨后,次日清晨我們催車出發,兩邊的山突然清晰了,不見了水氣、煙霧。我們以為是上好的晴天,能見太陽。


一路盤山穿嶺,來到武夷山自然保護區,通過關卡,經桃源峪、鐵索橋,繞“自然與人”雕塑南下,來到大竹嵐,看見下面有一條斜斜的、水泥石子鋪成的寬道。我們下了車,沿寬道彎彎曲曲,步行下山。上方是蔽天的毛竹,雖不及我老家宜興的竹海那么壯觀、高險、水淋淋,但也已經很成規模了,總有數百畝之多,禁止采伐,早年的住戶也全部遷移出去,我們沒有遇到一個人。


這地方大師兄每年必來,是避暑、靜心、消煩的好去處。


我們聞著竹子的清香,散淡而行。落在后面的,吼了幾句《圪梁梁》:“對面山的那個圪梁梁上那是一個的誰,那就是你那個要命的二來妹妹……”


竹林邊也偶見茶樹林、蜂箱。風吹竹動,發出沙沙的輕響。


發現路邊有幾根青竹,可以落腳,我們每人抱上一根,拉開了手腳,紛紛作起飛狀,合影留念。恰好七個人,即時發在微信群里,被朋友們戲稱為“竹林七賢”。只是紅黃雜沓,中間手舞足蹈著四名女生,要是加上拍照的大師兄,倒可湊一個“八仙過(竹)海”。


往下右轉,還有個叫十八跳的地方,溪水清澈鮮活,從中間激蕩而過,幾十年前溝里爬滿毒蛇,歐洲的探險家走遍各個角落,唯獨這里沒能過得去,可見是嚇人的。


大師兄年輕的時候就到過,他們也是擔心遇上眼鏡蛇之類,進溝之前買了香,趴在路中央,呼天喊地,虔誠跪拜。還真是顯靈,沒有蛇出來驚擾他們。


我們的重點不在此處,而在桐木村和桐木關。


熟悉茶史的都了解,烏龍茶始于武夷巖茶,紅茶的發源地卻在桐木村——武夷山一地,孕育中國兩大茶系,那是相當了不起的。


山上多云,手機信號不好,我們來到比較平坦的谷底,才打通電話,請師傅開車下來,接我們上行,往北,走了幾十里山路,來到桐木村“正山小種發源地”、“金駿眉發源地”兩塊石碑前,下車觀賞、游覽。


所謂正山小種,那就是紅茶的老祖宗了。1609年由荷蘭商人帶去歐洲。1662年葡萄牙公主凱瑟琳嫁給英皇查理二世時,以幾箱正山小種紅茶作為嫁妝,據傳她每天早晨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泡一杯“正山小種”紅茶。隨后,英國的安妮女王提倡以茶代酒,將茶引入上流社會,正山小種紅茶成為當時的奢侈品,風靡歐洲,在歐洲形成喝“下午茶”的風尚,甚至成為美國獨立戰爭的導火索——英式下午茶,以正山小種加牛奶調制而成。英國人說“喝這種茶勝過飲人參湯”。詩人拜倫則在《唐璜》里寫道:“我的心兒變得那么富于同情,我一定要去求助于武夷的紅茶;真可惜,酒卻是那么的有害,因為茶和咖啡使我們更為嚴肅。”


那時候沒有“專利”之說,正山小種飲譽世界后,其他各地紛紛引進或竊取其養殖、制作方法,近者如安徽的祁門,遠者如印度。


紅茶的誕生完全出于偶然。傳說1568年左右,明朝一支大軍路過,晚上駐扎在桐木村,當地茶農逃上山,新采的茶青來不及制作,士兵們就睡在茶青上。第二天軍隊開拔,茶葉發酵。茶農立即炭焙烘干,燒的是馬尾松,松煙味被吸附到茶葉里。未料到這樣的茶泡出來湯色是紅的,帶有松煙香,賣出后更受歡迎,供不應求。可是正山小種也走過很長時間的下坡路。由于近代以來國內戰亂頻仍,到民國末期正山小種瀕臨絕跡。計劃經濟時代,也沒有得到恢復。一千五百多村民住在草廬里,散布于桐木大峽谷斷裂帶內,艱難度日。即使到了20世紀末期,一斤正山小種茶葉只賣四五十元,也少人問津。倉庫積壓多了,茶青便無人采摘,茶園漸漸荒蕪,有的只好砍掉茶樹改種毛竹,靠加工毛竹維生。


2005年,受到兩位來自北京客人的啟發,桐木村茶人將芽尖按紅茶制作方式予以萎凋、搓揉,發酵,烘干,茶葉有股淡淡的蜜香味——正是這道工序的改變,新品不同以往,大受歡迎。


命名時兩位北京茶客察看茶葉,見它纖細緊秀,間雜金色毫尖,身骨重,似眉毛,能長久,取一個“眉”字。再從制作師傅的名字中取一個“駿”字,含駿馬奔騰的吉意,又說明它的茶葉長在崇山“峻”嶺的深山中。“駿眉”就誕生了。


后來制作了一芽一葉和一芽二葉的茶葉,喝起來都不錯,當然味道不如全芽頭的。便用金銀銅作“姓”,區別等級,叫做金駿眉、銀駿眉、銅駿眉——2008年銅駿眉改名“赤甘”。“赤”為紅色,“甘”是口感。一芽二葉初長、較嫩者,為小赤甘。一芽二葉、葉較粗大者,為大赤甘。小者甘甜,大者醇厚。


當然,金駿眉原料雖僅一種,但是茶樹的位置、采摘的時間、制作的火候工藝不同,金駿眉的品質也有高下之分。上品者,干茶烏中透黃、油潤鮮活、有光澤、白毫顯露,條索壯實緊結、秀挺略彎、勻整無茶末雜物。其香純正,清新優雅。沖泡后芽頭挺拔,葉底呈鮮活軟亮的古銅色。數泡后條索張開,茶葉柔軟有韌性,俗稱還陽。其湯色紅艷,碗壁與茶湯接觸處有一圈金黃色光圈——“金圈”。品之甘甜潤滑,帶花果、蜂蜜香,回味無窮。


次者芽含量少,色澤烏黑稍有光澤,稍有金色毫毛,香氣稍有甜香,滋味甜和稍淡,金圈欠黃亮。劣者芽少,以成熟攤開葉片為主,條形松而輕,色澤烏、稍枯,缺少光澤,無金毫,帶咸味、土味等異味,香味平淡,且有粗氣。工藝不好的也容易把茶做死,條索不能舒展。


金駿眉耐泡,取3克置于杯中,連續沖泡12次口感仍飽滿甘甜。用水也講究,選山泉水、井水、純凈水等含鈣鎂低的“軟水”,水質新鮮,含氧量高。等開水涼到八九十度后再沖泡。倒水沿蓋碗或杯壁細細注入,保護細嫩茶芽表面的絨毛,避免茶葉在杯中激烈翻滾。第一泡洗茶,快速出水,洗杯聞香。第一至第十泡時長約15秒、25秒、35秒、45秒、1分鐘、1分鐘10秒、1分鐘20秒、1分鐘30秒、2分鐘、2分鐘30秒。或每泡順延10秒。


金駿眉因其品味獨特,一經上市就受到茶君子們的狂熱追捧,短短兩三年間紅遍大江南北,創出一個嶄新的品牌。更重要的是掀起一股紅茶熱潮,帶動正山小種、乃至國內整個紅茶產業的復興。幾年內,正山小種從一個瀕臨滅絕的積壓品,到價格猛翻十余倍的暢銷物。桐木村如今有了大大小小上百家的茶廠。


我們以為這一次喝不到金駿眉了,暗自惋惜,豈料大師兄埋下伏筆,催我們上車,先去桐木關,他有朋友在那里把關。


此去離華東第一高峰的黃崗山不到30公里,桐木關位于兩者之間。


桐木關是武夷山八大雄關之一,海拔有1100米,位于武夷山“V”形大峽谷的交叉點上。過去這里大量種植油桐樹,產桐油,大的地名就改為桐木。是江西進入福建的咽喉要道。明末清初動亂年代,更是出入中原的關口、軍事要地。


在兩崖之間的平地上,筑了一道青磚城墻,城墻之上蓋了兩層紅頂白樓,狀如寶塔。城門是圓拱形的,三四米高,三四米寬,可并行兩輛轎車。路也是平坦結實的混凝土馬路。


我們上車時看著離天還遠,天上的云厚厚的,卻能見到一塊一塊的藍,能見度也在一兩千米以上,下車發現已經到了云霧里,能見度也就一兩百米。天地昏茫,大風飄刮,雖不見雨,空氣卻又濕濕的,我的光禿禿的腦袋上能夠感受到一層一層的涼意,那是潮氣,也是水汽在降落。穿得少的直打哆嗦。我穿的是厚實的羽絨服,趕緊拉上帽子,扎起繩扣。


大師兄偏于精瘦,見一次瘦一次,瘦而勻稱、干凈,骨頭硬,大概武夷山的茶喝多了吧,把他身上所有的毒滌凈,連多余的想念都沒有。這次就大意了,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外套,驟然遇風,冷得受不了,忙從車廂里翻出一件透明的藍色塑料雨衣,穿在身上。那雨衣其實只是一層膜皮,由于太薄,袖子、肩部全破了,飛飛的,他穿得歪歪扭扭,加上瘦,人隨時能吹起來,被大家笑稱為丐幫幫主。


他領我們花花綠綠出了關,穿過欄桿,一步從福建跨入了江西界內,說要帶我們徒步過去,看看情侶瀑布,不遠,兩三千米。


我們走的是一段半山腰上的公路,彎來彎去。右側是崖壁,長滿樹和草,左側是深谷,完全被森林覆蓋。偶爾豁一塊出來,能看見下面有多深、峽谷有多遠。沒有天,峽谷里濃霧密布。不覺下起了毛毛雨,走幾步好像雨又消失了。


路上是厚厚的落葉。注意的話,可以發現車輪壓過的紋。但久不通行,這時候除掉我們幾個,不會有其他人了。


到處都是溪流的嘩嘩聲,上下一片,小溪白晶晶的,濺起碎花,從隱藏的石頭間隙,幾乎直掛著一路跳落,每一條都悄悄通下去,看不清是如何穿過公路,而不留任何痕跡的——正是有了它們的頑強不息,千條萬條,才匯為下游著名的九曲溪,奔流成浩瀚的閩江。


我們從一片竹林里穿出來,回頭看,中間空蕩蕩的,公路也像是連著鬼門關,大霧彌合,天地昏黑,沙沙有聲,仿佛老妖作法,女生們看得心驚膽顫,就想回。


“這里曾出現過華南虎。”


女同學驚叫聲聲,幾個人揪在一起,擔心萬一跳一只出來擋住我們怎么辦?


聯想可真豐富!我的心也是虛了虛,發現公路上大大小小的石塊不少,真要出現這樣的精怪,那只有抄家伙拼命了。倒沒想到我會爬樹。但是丟下女同學,自己爬樹,恐怕也不合適吧?怎么也得掩護幾個女生撤退吧?再說了,八位大仙,還怕一只老虎?


我們走了總有三五千米,還是沒有看見情侶瀑布,會不會走過了?這么多的溪水,夏天暴雨多,瀑布大,容易發現,現在是初冬,哪一條溪流都可能是情侶瀑布。


我們返回去,否則下山天太黑,就不方便了。


來到桐木關的哨所,那是一個小院子,門口養了狗,嗷嗷直叫。


我是反對養狗的,一旦狗咬人,易得狂犬病,無藥可救,那是很恐怖的事情。但是哨所門前有狗,是應該的。


大師兄的朋友早在辦公室等著我們了。人以類聚,他也有一套茶具,我們圍著坐了一圈,喝茶。


先上的是正山小種,朋友自家種,自己做的野茶。再就是袋裝的特級金駿眉。


辦公室搖晃起了琥珀光,我們喝得滿頭大汗,如同金庸先生筆下奔跑了一千里的汗血寶馬,我相信自己的汗都是紅的。(蔣泥)

相關閱讀
    [更多]武夷資訊
    [更多]專題報道
    [更多]一帶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
    一码中特 创富精英网站3肖6码 北京快乐8中和稳赚技巧 生肖复式计算表图 稳赚不亏 金苹果注册 抢庄斗牛牛 二人麻将棋牌官方网站 一分快3稳赚公式 白沙娱乐公司 牌九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