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码中特
當前位置:首頁 > 朱子之路>
李侗與朱熹的師生情結
2019-04-02 09:25:48??來源:武夷山新聞網  責任編輯:王俊杰  

閩北山清水秀,人杰地靈,誕生了一批震撼九州的雄才逸士。蔡尚思詩贊:“東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國古文化,泰山與武夷。”把朱子與孔子相提并論,肯定了朱子在中華思想文化史上是繼孔孟之后,中國又一大儒的歷史地位。提及朱子的杰出成就,我們不能不提到“南劍三先生”(楊時、羅從彥、李侗),本文著重談談李侗與朱熹深厚的師生情緣。

李侗于宋元祐八年(1093),出生在古代南宋南劍州劍浦縣樟林鄉(即今延平區爐下鎮下嵐村樟嵐自然村)一個官宦家庭,接受正統儒化教育長大的。他在其父的引領下,多次走訪了藏春峽私學,并在那里結識了“二程”理學的二傳手羅從彥。后為考取功名他進入南劍州學堂學習,又結識了吳儀的侄孫吳方慶與他的父親吳覯,他們在一起品茶飲酒,吟詩作句,求學問道,結下了深厚友誼。吳覯將愛女嫁給他。李侗敬慕和欣賞楊時與羅從彥所得的“二程”理學真諦。于南宋政和六年(1116)前往南齋書院,拜先賢羅從彥為師。羅從彥是“二程”理學真傳弟子楊時的學生。拜見時,羅從彥嚴厲抨擊李侗引佛入門的錯誤做法;但對李侗刻苦鉆研學術,品行端正的思想和行為還是給予充分肯定。他寫給陳默堂的信中披露:“后生李愿中者,問道甚銳,曾以書求教,趨向大抵近正。”此后,李侗不僅在學術上完全接受了羅從彥的觀點,而且在追求生活上也極力效仿羅從彥。羅從彥是“二程”謫傳楊時的學生,李侗從羅從彥那里盡得其學,成為程顥和程頤的三傳弟子。“兩宋” 時期他與楊時、羅從彥歷史上一起并稱“南劍三先生”

晚年,61歲的李侗收朱熹為學生,用其余生精力和知識耐心教授朱熹,使之成就理學之大集成者。古人尊稱楊時、羅從彥、李侗、朱熹為延平四賢。李侗一生沒有留下什么著作,他的最大功績莫過于培養和成就了朱熹,可以說李侗對朱子理學的創立和發展起了重要的橋梁作用,正是由于李侗慧眼識英才,耐心說服、引導、教誨朱熹,朱熹才得以逐步接受了“理一分殊”觀點,并將“太極”與“理一分殊”結合起來,從而發展了 “理一分殊”的哲學思想。

但是,大儒朱子不是一開始就接受了“二程”理學觀點,這其中經歷了一個曲折的思想轉變過程。這就不能不提及李侗充滿智慧的教書育人才干。在宋紹興五年(1135)5歲的朱熹隨其父朱松由尤溪前往政和途中,路過延平時,第一次認識了父親朱松的學友李侗。在南宋紹興二十三年(1153年)將赴同安縣任主簿的朱熹第一次慕名到延平拜見李侗。朱熹對李侗觀點似乎有些不屑,李侗識透朱熹的心態,用平和的語氣和循循善誘耐心勸導的方式委婉引導朱熹,繞著彎子勸說朱熹要熟讀孔孟圣賢書,并加以認真思考。朱熹經過長時間的認真思索,特別是在同安任職時,逐漸看出佛禪之說無法解決社會問題,于是他的思想才開始轉向儒學軌道,加上本人反復研讀李侗強調的儒家圣賢書,終于接受了李侗的勸導。兩人坦誠交流中,朱熹被李侗的博學多才和人格魅力所吸引,決定暫時把自己多年潛心研究的禪學放一邊,專心研讀儒學和“二程”理學。宋紹興二十七年(1157)五月,朱熹給先賢李侗寄去第一封研讀心得“問學書”。同年十月,第二次歷史性會見是在朱熹同安縣任職屆滿返鄉后,又從五夫徒步三百多里到南劍州。專程前往延平拜李侗為師,討教理學真諦。李侗教育和引導朱熹思想轉變的過程,充分顯露出他教育家和心理學家的才干和素質。這種因人施教的教學方式依然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第三次歷史性會見是在宋紹興二十八年(1158)一月,朱熹獨自徒步由五夫前往延平,與李侗交流學問一月有余。在延平期間,朱熹除了與李侗切磋學問外,特別靜心體認天理,刻苦研讀、虛心問道,從而初步確立了“理一分殊”的哲學思想。第四次歷史性會見是在宋紹興三十年(1160)十月,這是最重要的一次會見,31歲的朱熹與李侗多次書信交流了“主靜存養”與“灑然融釋”的學習方式后,終于明白了“理一分殊”的深刻道理。并借住在老師李侗家居邊的西林院的達觀軒,就近接受李侗老師的教授,長達兩個多月。期間李侗不僅耐心為朱熹講授儒學“仁”字和“二程”理學真諦,而且還闡述了孟子盡性,傳授了自己存養、持守的經驗與方法,使朱熹茅塞頓開,從而摒棄佛學,完成了“逃禪歸儒”的重大轉變,從而踏上了研究理學集大成之征途。宋紹興三十二年(1162)正月,三十三歲的朱熹得知李侗到建安訪友的消息,他由五夫前往建安拜見李侗,并陪同李侗返回延平。還在老師家不遠的西林院住了兩個多月,這是他第五次到延平求教李侗。第六次歷史性會見是在宋隆興元年(1163)六月,71歲的李侗由建安前往江西鉛山,途經武夷山時與朱熹相會,并再次進行思想和學術交流。同年八月李侗返回延平時,再一次途經武夷山,師生又一次相聚。朱熹借機向李侗請教赴京應詔“所宜言”,即上疏皇帝的奏折內容。李侗希望朱熹向皇上表達朝廷必須任賢使能,立綱紀、正風俗,富國強兵,抵抗金兵的意向。

朱熹通過這六次與李侗的歷史性會見,不僅從李侗那里學到了居敬持志、涵養功夫,而且把儒家學說用于安邦治國。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朱子在師從李侗的十年間,校訂了《謝上蔡語錄》;撰寫了《論語纂訓序》,并將自己與恩師論學語錄編寫成《延平問答》,彌補了李侗著書甚少的缺陷。將李侗學問傳承下來,其功可贊!在李侗的指導和自身努力下,朱子學問日增。朱子在自學和悟道的征程中,寫下了膾炙人口的兩首詩《春日》和《觀書有感》。“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云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唯有源頭活水來。”詩中不言而喻這源頭就是指儒家學說。朱子就是這樣謹遵楊時、羅從彥、李侗先師的“二程”理學之道,經自身踐行努力,達到思想與理論的巔峰。

李侗與朱熹在理學名邦所結成的志同道合的師生情誼,家喻戶曉,千古傳唱!(楊思浩)

相關閱讀
    [更多]武夷資訊
    [更多]專題報道
    [更多]一帶一路
    [更多]清新武夷
    [更多]魅力武夷
    一码中特 时时彩后二规律 名人登录注册 金花群 赚钱稳 北赛车pk10直播手机版 欢乐二八杠安卓 mg娱乐官网客服 重庆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稳盈 时时彩平台一条龙